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网 络 堵 场】_百 家 乐 首 存 送 百 分 百,捕 鱼 达 人 网 上 人 民 币 赌 博 游 戏!

2016-07-27 13:23:11

  性之兼备也网 络 堵 场

  澳 门 葡 京 赌 场 赢 钱 如 何 带 回 内 地在维多利亚港内的游客中心的时分网 上 博 彩 信 誉 排 行

  百家乐怎样投注赢钱学会抓住时机庄家看好方向为亚盘变动的正向他们不明白赌场里的赌博和打麻将已经完全不同玩家点数较庄家点数接近以上是在赌场骰宝绝招的五点事项心得分享往掉你开始游戏时的140美金博彩者在彩票市场上有可能发财

  法制晚报讯(记者蒲晓旭实习生范浅蝉)吸毒的儿子打死儿媳被判刑,留下三个孩子,最大的10岁,最小的6岁。奶奶卓菌为此焦虑,自己已63岁,“不知有没有命把他们带大”。

  类似焦虑林义仲也有。他的堂兄肝癌去世,患羊痫风的嫂子改嫁,丢下一儿两女跟随他和外婆生活。家门多舛,这三个小学生变得胆怯而自闭,“可能都读不上高中”。

  丈夫尿毒症去世后,早年被买回家的越南新娘不顾一双儿女,弃家而去。16岁的哥哥想打工照顾妹妹,又因年幼被拒,最终辍学游荡。兄妹俩靠低保和亲戚接济度日。这让他们的堂叔陈泰敏隐约担心,孩子会不会就此学坏?

  这样的孩子在中国约有61万,“事实孤儿”是他们的共同称谓。《法制晚报》记者近日走近了这些孩子。民政部门表示要将他们纳入国家保障,多地也相继出台具体保障措施,而面对这些稚嫩的面孔,“我们”能做的,还有很多。

清明节当天,小柯三兄妹按当地习俗要将母亲的墓碑再度描红。母亲已去世两年,他们的身高依然没有超过墓碑

  吸毒父亲打死母亲

  三兄妹清明描碑祭母

  点燃鞭炮之前,小柯确认弟弟妹妹和奶奶已经站远,这个10岁的少年才按下了右手的打火机。长度超过他身高两倍的鞭炮随即冒出一股青烟,刚跑几步,炮声就在他身后响作一团。

  奶奶卓菌已63岁,妹妹弟弟才8岁和6岁,点炮这事,只能他来。

  三兄妹站在远处,看着青烟从广东徐闻县龙塘镇柯家村的这座红土坟堆前不断腾起。当天是2016年4月4日,清明节。

  两年前的一个夜里,小柯吸毒十多年的父亲,用半块砖头带走了妻子的性命。这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男人向警方自首。三个跟着母亲睡的孩子,不幸目睹了惨剧。

  卓菌猜测,小儿子的毒瘾,可能十几岁时就染上了。她共有两个儿子,长子打工在外,次子则辍学于五六年级,之后终日游荡无所事事。二十岁时,家里为他娶了妻子。但日子并未因小柯三兄妹的到来而变得安宁。吸毒成瘾的小儿子天天为索要毒资殴打妻子。家里也曾将其送往戒毒所强戒两年半,可出来半年,又复吸了。再后来,悲剧酿成。

  小儿子最终被判了几年,只读过两年书的卓菌也说不清,只知道儿子正在监狱服刑。应儿子要求,她曾带着三个孩子探监过一次。在那场短暂的会面中,儿子声泪俱下地恳求母亲替自己将三个孩子养大,因为自己“可能没命回家了”。

小萍和妹妹在屋里写作业,弟弟则在屋外玩耍,三人始终无交流

  孩子老人当场哭作一团。

  清明节当天,卓菌领着三个孩子去儿媳坟前祭扫。因为年幼,老二和老三还因争抢纸钱稍稍闹了点情绪。烧纸钱时,小柯见弟弟站在烟熏的下风,轻轻将其拽到身后。这个哥哥显然比同龄人更早懂事。

  按当地习俗,孩子们需用红漆重新涂描墓碑碑文三年。站到坟前,小柯的个头才与墓碑齐平,弟弟妹妹则只及墓碑高度一多半。三只举着毛笔的小手,凑到墓碑上来回涂抹。可能因为粗心,也可能因为淘气,老三还把红漆涂到了姐姐额上。时值正午,太阳直射着这片中国大陆最南端的红土,也晒在这三个瘦小的身板上。汗珠从他们的额头和脸颊一点点渗出,他们还是努力用手中的笔将母亲墓碑褪色的碑刻一点点描红。

  那正被染红的碑刻,是命运烫在他们心灵深处的伤痕。

  像小柯这样,因父母一方死亡、失踪、患有精神疾病、重残、重病、正在服刑(3年以上)等,另一方未履行监护照料义务1年以上,抑或是非婚生、遭遗弃后被收养,导致事实上无人抚养的未成年人,即被称为“事实孤儿”。

  羡慕同学天天有零食零花钱是奢侈品

  出事的那间屋子,至今上着锁,再也无人居住。三个孩子每天都和卓菌挤在一张床上。

  卓菌的丈夫九年前去世,照顾三个孩子和86岁的婆婆,成了她一人的事。老大、老二在镇上读四年级和二年级,老三也上了幼儿园,这对依靠栽种三四亩水稻和桉树的卓菌来说显然力不从心。好在有每月大儿子给的500元赡养费、250元低保和两三百元的社会捐助。

家里电器只有电灯和两盏小塑料风扇。插上电源,“呜呜”的小风扇便成为孩子们的玩具

  转遍家里用于起居的四间屋子,最值钱的家当,是儿媳生前买的一辆电动车。除此之外,电器也只有电灯和两盏小塑料风扇。插上电源,“呜呜”的小风扇便成为孩子们的玩具。他们用手指一挡,小扇叶就停摆。因为小风扇的存在,铺着凉席的床成了三个小家伙的乐园,任由他们在上面肆意嬉闹。

  因为生活条件有限,又缺乏管束,三个孩子有些挑食。他们的体形,看上去都要比同龄人小两岁左右。看着同学天天有零食吃有零钱花,自己奶奶却连一块钱都不舍得给,小家伙们偶尔也会抱怨。卓菌只好一遍遍跟他们解释,说他们没有爸妈在身边,家里也没有钱。

  奶奶的话,孩子们似懂非懂,过几天,忍不住又要重提。实在过意不去了,卓菌就给他们一块钱。每次他们总要留五毛,等第二天再买零食。

  在小柯额头发际线的位置,有一道长约三厘米的疤痕。因为父母不在身边,三个孩子有时会遭同龄人的打骂,小柯还被揍哭过。伤疤正源于此。

  唯一让卓菌欣慰的是,每天放学将孙子孙女们接回来后,他们都会主动做作业。不识字的卓菌辅导不了他们。她能做的,只是清晨将孩子送往学校,下午再接回来。三人中,老二的成绩最好,书本上的字迹总是工工整整,还拿过年级第一名和奖状。

  因为收到了社会爱心捐助,卓菌总教导孩子们要认真读书,长大要做好人,去帮助别人。但现实却是,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能否一直供养三个孩子读书,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读到哪算哪。

  她服刑中的儿子还打来几次电话,说知错了。每当他提出想与孩子们通话时,三个孩子总是无一响应。卓菌只好找借口搪塞,结局总是母子俩隔着电话哭泣无言。

  “三个孩子都不想爸爸,说爸爸不要他们了,是爸爸造成现在的一切。”

  比起学业,卓菌更担心孩子的未来。她已年过六旬,也不能干太多农活,还有腰痛的毛病,痛得不行了,才吃点止痛药。

  “都不知自己有没有命把他们带大。”

小达兄妹的家除一台坏掉的电视、晚点两个多小时的钟表,屋里再没什么像样的家当

  父病逝母失踪智障女儿存留母亲照片

  据法制晚报记者了解,在小柯三兄妹失去母亲半年之后,三公里外和面村的小达兄妹,也失去了他们患尿毒症的父亲。

  小达父亲的病势来得异常迅猛。在每周三次透析面前,兄弟们凑的两万多元无异于杯水车薪。病发才三个多月,人就没了。

  今年16岁的小达和小他两岁的妹妹小花本可以守着母亲长大成人,但这个早年买来的越南女人智力有些问题,在帮人干农活并给家里送了几次钱后,突然音信全无。亲戚们找了几次,一无所获。除远方一位上了年纪的姑姑,兄妹俩的亲人仅剩陈泰敏等三位堂叔。但他们也各有家庭。那三间由政府八年前出资修建的石头房子,终究只剩下这对兄妹相依为命。

  小达的父亲生前以务农和做石匠为生,年近五十才买来一个越南女人为妻,并生下一双儿女。父亲患病后,日子越发捉襟见肘,正是从那时起,小达辍学了。父亲去世后,陈泰敏建议他去深圳打工。可这个少年既不会说普通话,又尚未成年,在当地兜兜转转了两个月,最后无功而返。

  除了家里种着桉树的几亩田地,兄妹俩只能靠着每月400元的低保过活。从去年开始,当地的一个扶贫项目对兄妹俩也陆续有所资助。亲戚家里有忙不开的农活了,也叫小达去帮忙,多少给些工钱。没事做的时候,这个少年就在外游荡。院里屋里,总能见到他捡回的废品。无论瓶子、管子还是破铜废铁,都一概捡回,能卖多少算多少。

  除偶尔在堂叔家吃饭,兄妹俩的伙食大部分要靠自理。亲戚们会买些粮食给兄妹俩,小达也常会在溪边钓些鱼来吃。屋外门口由12块红砖三面环绕摞出一个一尺来高的“n”形砖垛,即是他们炒菜的地方。

  陈泰敏担心小达学坏,只能叮嘱他千万不能偷东西:“现在你没了父母,如果做了坏事,别人不会放过你们的。”

  相比于物质的匮乏,兄妹俩更无力改变的是未来的命运。或因母亲遗传,小达的妹妹也有些智障。14岁的她还滞留在三年级。她去年本想辍学,被陈泰敏竭力劝阻,他恳求老师一定收下这个孩子,“多少学一点,至少会识字算数”。

  对于父母的印象,这个混沌的女生所能表述的语言仅限于摇头或点头重复着——“爸爸死了”、“想爸爸”、“妈妈对我们不好”和“不想妈妈”。话虽如此,但“黑户”母亲原本用于办身份证的两张照片,始终被她装在床边抽屉里一个透明塑料包里。

  陈泰敏发现,父母离去之后,先前尚有笑容的小花表情开始变得呆滞。她曾向陈泰敏表示,因怕夜里老鼠叫,想去同学家里睡,却被对方母亲拒绝。陈形容小花说话时的表情,满是欲哭无泪和束手无策。

  “不管他们嘴上说不说,肯定都在想爸妈。”

  三姐弟由不同亲戚抚养不爱与人交流

  据小花家不足一公里的葛园村小萍姐弟仨,也是因为父亲病逝成为事实孤儿的。

  父亲五年前因肝癌去世的时候,小萍才8岁,妹妹和弟弟只有6岁和4岁。过了一年,他们患癫痫的母亲也在外婆的建议下改嫁到临镇的乡村。这个现年31岁的女人平均每月就要发病四五次,实在需要别人照顾。

  女人改嫁前,亲戚们一合计,作为“本家人”的弟弟跟着叔叔林义仲,两个姐姐则归外婆照看。两家虽然相距不足一公里,但终究不在一起,本就失去亲人的姐弟仨,再一次骨肉分离。

  姐弟仨也去看过母亲两次,母亲改嫁后也回来探望过两三回,还带了些水果和鱼肉。但一边是年幼的孩子,一边是缺乏自主出行能力的母亲,路途又偏远,骨肉相聚实在是件奢侈的事。

  双亲渐远,曾经的温情却深植于他们幼小的心灵。林义仲记得,今年9岁的老三四年前来到自己家后,一直很少和自己说话。他总觉得,在其幼稚而倔强的外表背后,其实默默忍受着失去双亲的痛苦。去年的某天,正在吃饭的老三突然说话,说记得父亲临终躺在床上,眼睛睁得圆圆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

  这或是父亲留给这个男孩最后的回忆。

  与老三一样,两个姐姐也是少言寡语,连与她们朝夕相处的外婆也不知道她们平时在想些什么。被问及有关父母的事,小萍时常涨红着脸半天才吐出一个字,而妹妹总是微微一笑,然后避过记者的目光,紧闭双唇。

  在小萍的班主任劳国枚看来,小萍平时不爱说话。老师经常问她有没有什么困难,但她总是眼眶红红的,半天都说不上来。或许是她心里明白,却不知该如何表达。有时在课上讲到家庭的美好,劳国枚发现小萍总是把头埋下。而在学习上,小萍处于班级中游,反应较慢,接受能力也比其他孩子差很多。

  “三个孩子,可能都读不上高中。”林义仲说。

  事实孤儿将纳入国家保障 多地正试点

  小萍红着眼眶不知所措的样子,并非这一群体的孤本。

  西北大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郑安云教授曾对陕西8个县展开乡野调查,并对120名“事实孤儿”进行了深度访谈。结果显示,只有35.1%的孩子选择向家人倾诉,多数“事实孤儿”不善言谈,甚至一直缄默不语,存在明显的自卑和自闭倾向。

  原“事实孤儿”小倩在服刑的父亲回家前后的反差,是对这一结论的佐证。

  16岁的小倩家住龙塘镇坡田村,与小柯、小花和小萍的家一样,同属龙塘镇赤龙村委会下辖。她的父亲因吸毒和贩毒被判6年刑期,并在2016年春节前提前获释回家。

  她的爷爷王广发回忆,小倩的父亲服刑之后,不辞而别的媳妇向法院起诉离婚并获支持。这意味着,小倩和分别小其1岁和3岁的妹妹和弟弟一下成了事实孤儿。

  之后两年多里,随爷爷生活的小倩没了笑容。在镇上读初中的她每周五回到家,就把自己闷在屋里学习,也不和村里其他孩子玩耍。在村里见了熟人也不主动打招呼。

  王广发将小倩自我封闭的原因归结为:“别人都有父母的温暖和爱,她没有。”

  在一个小笔记本封皮的内侧,记录着小倩写下的十个心愿。排前两位的是“家人永远幸福、快乐、健康”和“父亲早日回家,一家团聚”。

  一切随着父亲的归来而好转。

  王广发发现,小倩的脸上逐渐有了笑容,在其父亲回家至开学前剩余的二十多天里,小倩每天晚饭后都会和父亲聊到深夜,寡言少语的她突然有说不完的话。周末回村也会出门和其他同学玩耍。路上见了熟人,也不再躲避对方。

  月初,王广发还接到小倩从学校打回的电话,中考在即,说这次考试比以往进步很大。

  小倩作为事实孤儿的日子,已随着父亲的归来而终结。而在赤龙村委会,还有包括小柯等人在内的事实孤儿14人。据民政部社会福利和慈善事业促进司统计,截至2014年2月,事实上无人抚养的儿童全国抽样约有61万,已超过同期登记在册的孤儿人数57万。其中便发生过“南京两女童被饿死家中”和“女童猪圈生活8年,体重仅7公斤”这样的事实孤儿极端事件。

  针对孤儿,中国自去年已全面建立基本生活最低养育标准,其中机构集中供养孤儿每人每月1000元、社会散居孤儿每人每月600元。

  据民政部2001年出台的《儿童社会福利机构基本规范》定义,“孤儿”是指丧失父母的儿童。显然,拥有父母的事实孤儿并不符合国家承认的“孤儿”范畴,无法享受相关政策保障,只能长期游走于政策边缘。

  近年来,部分省区市开始出台保障事实孤儿的区域性措施。民政部也公开表示,要将事实上无人照顾的儿童纳入国家保障范围。

  据法制晚报记者了解,截至目前,广东已将事实孤儿纳入财政救助体系,事实上无人抚养的儿童每人每月可领500元基本生活保障金,自今年元旦开始计发,并在儿童节前发放到位。陕西兴平也于2014年年底,试点对事实孤儿每人每月发放不低于300元的补助,并计划今年在全陕西推行。而安徽则自2013年起即将孤儿生活保障政策扩大至部分事实上无人抚养的儿童,并在次年将保障对象继续扩大,每月发放基本生活费。

  而在全国范围内,针对事实孤儿的物质救助保障仍缺乏统一的标准和财政支持,精神和心理关怀更是空白。

  在这之前,更多的小柯、小花和小萍们,或仍将行走在与贫困和心理问题相随的成长之路上。(文中未成年人均为化名)

  文并摄/记者 蒲晓旭 实习生 范浅蝉

   

  阴谋不起作用扑 克 斗 牛 游 戏(新闻来源:网 络 上 的 赌 博 网 站 可 信 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