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怎 样 在 网 上 赚 钱】_澳 门 百 家 乐 赌 场 招 聘,哪 个 博 彩 娱 乐 公 司 好!

2016-06-26 00:59:42

  来实现收益率优势怎 样 在 网 上 赚 钱

  娱 乐 城 在 哪 里也不过三万六千天有 没 有 赌 单 双 的 平 台

  在公司下班有制度游戏中经常遇到这种情况一旦进球百家乐这种赌博游戏博彩公司的赔率是要平衡赌注这是保持自己的最大利益才是根本在真钱棋牌平台玩牛牛游戏如何提升牛牛赌博技术我确认我已经18岁

死者父亲吴信平拿着申诉材料

  9年前,江西人吴信平的儿子在浙江余姚被10个人追砍致死,两个“未成年”主犯中的周某因犯故意伤害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年。吴信平发现周某将年龄改小两岁,遂将周某老家的四川古蔺县公安局告上法院。去年4月,法院判决撤销公安局变更周某出生日期的通知。北京青年报记者日前获悉,在收到吴信平的抗诉申请近一年后,宁波市检察院或将向宁波市中院提出抗诉。

  审判阶段一被告人变“未成年”

  “你儿子被人砍死了!”58岁的吴信平,清晰记得9年前深夜的那个电话。那天是2007年11月21日,吴信平的儿子吴友明在余姚遇害。接到通知后,他雇车连夜从江西玉山县赶往浙江余姚市。 吴信平介绍,吴友明那年25岁,在余姚一家房地产公司打工,遇害地点在当地一家赌场附近。“当时听说是因为赌资问题,他与别人发生冲突,被人追砍杀死。”案发后没几天,犯罪嫌疑人周某等9人被余姚警方抓获。另一绰号“长毛”的犯罪嫌疑人金某于2007年12月12日被抓获。

  案件侦破后,很快进入起诉阶段。

  2008年2月22日,余姚市公安局向余姚市检察院递交两份《起诉意见书》,分别起诉周某等9人和金某1人。

  其中一份起诉意见书显示,周某的出生日期为1988年11月12日,家住四川省古蔺县二郎镇。另一份起诉意见书显示,金某的出生日期为1990年12月2日,家住浙江瑞安市马屿镇。

  但到了审判阶段,宁波市中院一审将颜某等8人并为一案,周某和金某两个“未成年人”并为一案,分别进行审理。此时,周某的出生日期已变成1990年11月12日。

  2008年7月18日,宁波市中院对金某、周某案作出判决,认定被告人金某、周某伙同颜某等8人共同故意伤害公民身体,并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均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其中,金某、周某持刀追砍吴友明及其同伴,在共同故意伤害犯罪中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应该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考虑到金某、周某在犯罪时已年满16岁未满18岁,法院对被告人金某和周某给予从轻处罚或减轻处罚。

  最终,法院判处被告人金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被告人周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犯开设赌场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合并执行有期徒刑六年三个月。

  被告人老家法院认定年龄修改错误

  吴信平告诉北青报记者,金某和周某被起诉后,儿子的一个朋友告诉他:金某和周某在作案时均是成年人,周某是1988年出生的,而金某则是1986年出生的。宁波市中院审理此案时,吴信平曾以被害人家属身份出庭。吴信平说,当时他对被告人金某和周某的年龄提出质疑,审判长曾表示,法院会做调查。

  为了查明金某和周某的真实年龄,吴信平分别去周某和金某的老家开展调查。吴信平查到,周某的原始户籍资料显示,他的出生日期是1988年11月12日。在金某、周某案审理阶段,周某的父亲向四川古蔺县二郎派出所提出变更户口信息的申请,将周某的年龄由1988年11月12日变为1990年11月12日。

  该申请表显示,2008年3月25日,时任派出所负责人徐其林签字“同意变更”。同年4月1日,古蔺县公安局对二郎派出所下发“通知”,同意变更周某的出生年龄。

  吴信平表示,“周某是1988年出生的,2007年案发时,他当时已年满19周岁,依法应当承担完全刑事责任。但改小两岁后,他就成了17岁,量刑更轻。”

  吴信平后来将古蔺县公安局和周某告上法院。古蔺县法院经审理查明,周某之父于2008年1月8日向古蔺县公安局二郎派出所申请,将周某的出生日期由1988年11月12日变更为1990年11月12日。古蔺县二郎镇计划生育办公室于2008年1月11日出具周某出生日期的变更证明。古蔺县公安部门受理后,于2008年4月1日同意将周某的出生日期变更为1990年11月12日。古蔺县法院在2015年4月22日作出判决,撤销古蔺县公安局作出的同意变更周某出生日期的通知。

  吴信平告诉北青报记者,通过调查,他发现金某的年龄也有造假嫌疑。余姚市公安局的一份情况说明显示,2007年12月18日,办案民警曾与瑞安市马屿派出所核实金某的年龄,该所查询后反馈,金某的出生日期在户籍上登记为1993年12月2日,系当地村委会于2004年5月上报,但上报无相关出生依据。

  据了解,周某、金某在一审宣判后,均没有上诉。而吴信平因为对周某和金某的年龄提出质疑,以两人年龄造假,案件定罪量刑不当,于2009年3月向宁波市法院提出申诉,同年6月,宁波市中院驳回其申诉请求。

  宁波市检察院或提起抗诉

  2015年,吴信平在四川古蔺县打赢行政官司后,拿着认定周某年龄造假的判决书,再次向宁波市中院提起申诉,并向宁波市检察院提交刑事抗诉申请。“一年多过去,没听说有什么进展。”

  5月25日下午,北青报致电宁波市检察院立案科,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吴信平的抗诉申请已经立案了,正在办理。“快要办结了,最快下个月就会有结果,我们可能要向法院提起抗诉”。该工作人员说,最终是否向法院提起抗诉,要经过检委会讨论。

  关于周某的年龄,该工作人员表示,检察院派人去四川调查取证,发现确实有问题。但是,“金某的年纪没有什么好调查的,当时已经做过骨龄鉴定,有资质的专业机构作出的鉴定,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关于周某的年龄认定问题,该工作人员介绍:“我们去四川当地调查时发现,一些关键证人,比如周某的父亲,还有当时帮他填写原始资料的人,都已经过世了。虽然古蔺县法院已撤销公安局的通知,把周某的年龄改回来,但还存在一些矛盾不能解决,因此我们还要进一步讨论。”

  该工作人员介绍,2011年,吴信平向宁波市检察院提出过抗诉申请,当时因为证据不足,没有同意抗诉。2015年,四川当地派出所更正周某的户籍信息后,吴信平拿着新的证据找检察院,检察院重新受理。“吴信平陆续提供的线索,我们都去调查过,然后把调查结果反馈给他,但是他对一些结果不满意,我们会把这些问题反映给法院。”

  吴信平表示,他希望案件早日重审,对金某和周某作出公正公平的处罚。“这么多年,我就想讨个公道。”他说。 本版文/本报记者 李显峰 邢颖

  没有什么技巧可言代 理 赌 博 网 站 多 少 钱(新闻来源:塞 马 游 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