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筝网古筝门户网站,专业古筝电视频道

活动

【江 西 牌 九 记 牌】_国 外 网 上 电 子 娱 乐 网 站,深 圳 手 机 投 注 网 站!

2016-06-27 13:08:36

  尾部机率稀江 西 牌 九 记 牌

  老 虎 机 注 册 送 奖 金为何以前没听过呢网 上 赌 博 最 大 的 网 站

  而运用排除法剔除某种趋势往往足球博彩暂时的输赢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能荒唐而做到这不是个不小的问题再诈一小时一头老驴

  协商现场

  四川新闻网宜宾5月26日讯(记者 李春雨)5月23日,一则“宜宾一家医院院长被打”的视频在宜宾网友的朋友圈热传,触动了宜宾市民的神经,成为热议的话题。昨(25)日,记者采访到当事家属曹志强,他表示,打人的确不对,但事出有因,是医院有错在先,家属才有过激反应。与此同时,被打的两名院长还在医院接受治疗,当事医院112名员工联名写下倡议书,要求严肃处理此事,还医护人员一个公道。目前,宜宾市卫计委和翠屏区公安分局已经介入调查。

  黄衣女子用凳子打向白衣医护人员(视频截图)

  打人视频流传网络 引市民热议

  昨(25)日,记者前往当事医院——宜宾市利民医院,见到了该院院长杨修武。杨修武告诉记者,事情发生在23日中午,被打的是该院的执行院长税乃宾和副院长雷麟。当时两人正跟住在医院的孕妇家属协商一起医疗纠纷,谁知一位自称是其家属亲戚的中年女子突然就用板凳打了税院长,又推倒了上前来拉架的雷(副)院长,导致二人受伤。

  记者在该院看到两段共17分钟的监控录像,显示了事发前后的经过。录像显示,23日中午12点前,在利民医院的院长办公室内,患者家属和医院院方坐在一起协商。12点1分,一名中年女子先用手拍了几下桌子,然后突然站起,抄起自己坐的凳子直接向其对面的一名身穿白大褂的医护人员打去,后又一把将前来的另外一名女性医护人员推倒在地。现场顿时一片混乱,此时其中一名男性家属站起身将打人的女子拦下,后院方的一名男子进入现场,将被打的院长和女子隔开,双方并没有发生进一步的肢体冲突。约10分钟后,三名警官进入办公室介入处置。

  杨修武表示:“打人的是住在我们医院的一名孕妇家属,她将我们两位院长打伤,目前受伤的两人正在其他医院接受治疗。”

  对于打人一事,孕妇老公曹志强表示确有此事,“打人的确不对,但事出有因,我们也不是疯子,上来就乱打人。”

  23日晚,这段打人的监控录像视频,经网上、朋友圈内的流传和当地一些媒体的报道,引起了宜宾市民的热议。记者翻阅了相关评论,不少市民认为应该是医院方有过错在先,才导致了患者家属大闹医院。但也有不少市民认为打人本身不对,有纠纷可以通过正常程序寻求解决,不应该采用暴力的手段打人。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病危通知书

  39岁妻子二胎住院 孩子出生有疾病

  据记者调查了解,曹志强是宜宾人,已经下岗多年,一直以带班跑车和其他一些零工维持生活。去年年中,曹志强39岁的妻子丁腊萍怀上了二胎,经过商议,曹志强一家决定生下这个孩子。今年3月,经朋友推荐,加上检查方便,曹志强和丁腊萍决定在宜宾利民医院检查和生下这个孩子。

  宜宾利民医院成立于2002年,是一家民营的二级乙等综合医院 ,开放病床150余张。开设有内科(含血透室)、肾病专业、外科、骨科、妇产科、眼科、耳鼻咽喉科、儿科、急诊医学科、麻醉科、医学检验科、医学影像科、妇女保健科、口腔科、中医科等一级临床科室。

  “到利民医院也是通过朋友介绍,一方面离家比较近,检查住院都比较方便,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费用相对来说比大医院要少一些。”曹志强表示。今年3月和5月,丁腊萍两次在利民医院进行了常规孕期检查。曹志强告诉记者:“在最后一次5月10日的检查中,医生告诉我们胎儿已经发育完整,可以进行剖腹产。我们商量后,确定在18号进行剖腹产手术。”

  5月18日,丁腊萍在利民医院接受了剖腹产手术,生出了一名男婴。曹志强还没来得及享受孩子降生带来的喜悦,便被告知孩子有危险,出现了呼吸不顺畅,有肺不张的症状。经过一段时间观察,孩子随即被转到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抢救。

  在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诊断后给家属下达的病危通知书上写明,孩子被诊断为:新生儿呼吸窘迫综合征并呼吸衰竭、新生儿肺炎、早产儿脑损伤/颅内出血、心肌损害(?)、早产儿、新生儿窒息、先天性心脏病(?)、新生儿挤压伤。

  孩子的症状急坏了曹志强和他的亲属们,“拿到病危通知书我一下就懵了,不晓得怎么会变成这样。”曹志强回忆。亲属们商量后认为,因为孕期检查都没有发现大问题,但孩子生出来就出现了这么多病症,利民医院应该有责任。

  被打院长:不同意垫付费用就被打

  5月21日,曹志强的亲属们一起到利民医院和院方协商,要求有个说法。利民医院医护人员周婧告诉记者,21日家属来到医院要求院方给予赔偿,但最终双方没有谈拢。周婧表示:“丁腊萍本身39岁,是高龄产妇,院方对其也非常重视。由于孕妇和他的老公都不记得最后一次月经来的时间,所以医院只能根据胎儿的发育情况来确定预产期。5月10日孕妇在接受检查后查出孩子胎位不正,医院也将情况都告知了家属,最后他们选定了18日做剖腹产手术。

  执行院长税乃宾参与了协商,他告诉记者:“孕期检查并不是什么都能检查得出来,具体到这个孩子,他的肺不张和先心病孕检是检查不出来的,但是家属对这个情况不理解,到医院来要求我们垫付孩子治疗的医药费和其他相关费用。”5月21日,由于双方分歧过大,并没有达成一致。随后,家属一方打电话向宜宾市卫计委反映了情况,该委医政科工作人员建议双方继续进行协商。

  5月23日上午,家属一行再次来到医院,与院方进行协商。中午12点,双方的协商依然没有结果。税乃宾全程参与了整个协商过程,据其回忆:“当时来了5、6个家属,他们的主要意见就是认为院方在孕期检查和孕妇生产过程中存在过错,要求院方承担责任,担负起患儿的治疗费用。但我们认为院方在整个过程中并没有过错,建议家属一方可以申请医疗事故鉴定,或者走司法程序,如果鉴定结果显示院方应该承担责任,那么院方就承担责任。”

  “当时我们把意见表达清楚后,家属又提出医院垫付鉴定的费用,但是根据相关规定,是谁主张谁付费,根据责任划分再进行后续处理。但是家属不同意,其中一个大姐就拍桌子,随后站起来端起她坐的凳子直接冲我打了过来,打到了我的左脸和左肩,她还冲上来用手继续打我,后被人拉开,我的脸当时直接就肿了。”税乃宾表示。

  雷麟也在协商现场,在看到税乃宾被打后,雷麟第一次时间冲上去想拉住打人的大姐。“我们冲上去想想拉住打人的大姐,结果被她直接一把推倒在地,脑袋也撞到了旁边的凳子上,脸也被她打了一耳光。”雷麟告诉记者。

  孕妇老公:打人是不对 但医院也有过错

  “打人的是我堂姐,姓李,我当时也在现场,的确我堂姐用凳子打了那个院长。”对于打人一事,曹志强并不回避,他认为,打人是肯定有问题的,是不对的,但也是因为家属对院方的态度极度不满造成的过激反应,也不是有预谋要去伤害谁。

  据曹志强回忆:“当时医院非常强硬,态度也不好,告诉我们如果觉得有问题或者怎么样,可以申请鉴定。我们提出鉴定的费用医院应该承担或者一方承担一半,但医院不同意,说话态度又不好,这样我堂姐才激动起来,突然发火。目前我堂姐由于过于激动,导致心脏病复发正在休养。”

  曹志强说,当看到堂姐动手打了院长后,自己立即站起身来将堂姐拉开,并挡在堂姐和院长之间,避免事态失控。

  对于打人事件,曹志强表示:“对于因为打人造成的后果,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我们没有更多意见,但事情一码是一码,不能因为打人就不追究医院的问题,我们还是认为医院在孕期检查和我老婆生产过程中存在过错,应该承担相关责任。”

  本网(平台)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四川新闻网传媒(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医院112名医护人员和部分患者联名要求严肃处理此事

  当事医院:112人联名要求严惩打人者

  打人事件发生后,引起了利民医院医护人员的愤慨,23日,该院112名医护人员和病患联名要求严惩打人者,还医护人员一个公道。杨修武表示,目前医院的医护工作者都很气愤,我们全院165个职工,除去轮班和不在医院的,几乎都联名了,要求医院严肃处理这件事,给医护人员一个公道。

  周婧也是联名者之一,她认为不管怎么样,家属都不应该打人,这样的行为难以让人接受,也给广大的医护人员带来很大心里压力,“平时我们救死扶伤,结果因为一些纠纷还要被打,谁来保证医护人员的安全?”

  雷麟也表示打人的行为不能容忍,“有什么问题可以申请鉴定,可以到相关主管部门投诉,也可以走司法程序,采取暴力行为是不能让人接受的,打人者必须受到惩罚。”

  杨修武表示,目前医院已经将相关材料上报了宜宾市卫计委和辖区派出所,并正在接受两方的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做出处理。

  卫计委、公安介入调查

  记者了解到,目前宜宾市卫计委和宜宾市翠屏区公安分局已经介入此事的调查。卫计委医政科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在上周医政科就接到了家属的电话,反映了相关问题,当时我们建议他们先和医院进行协商,如果能协商解决最好。但到了24号,我们又了解到,在协商过程中发生了打人的情况,随即我们成立了调查小组,对此事展开调查,在调查结果出来后将予以公布。

  翠屏区公安分局民警告诉记者,目前辖区派出所已经调取了当时的监控录像,正在对打人事件展开调查,暂时还不能公布更多情况,将在调查结束后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记者了解到,目前曹志强的小儿子正在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接受救治,情况相对比较稳定,但目前已经花去了2万多元,而且还需要后续的治疗费用。“由于家庭困难,现在孩子的治疗费都是我们四处去借的,接下来的费用都还没有着落,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医院的责任我们肯定会继续追究下去,一定要有一个说法,有个结果。”曹志强说。本网也将继续关注此事的进展。

  如果我们事先设定振幅限制为50真 钱 真 人 四 川 麻 将(新闻来源:如 何 开 网 赌 网 站